□王妙瑞
  油條是我心目中的好吃早點,它既可以用大餅包著吃,也可以用粢飯裹著吃。如果時間充裕的話,我會買一碗豆漿,再加一根油條泡著吃,其味雖不能與西安的羊肉泡饃類比,而我同樣吃得津津有味。
  我喜歡吃油條,是少年和青年時代的事了。老弄堂門口,不論是朝左還是朝右走,大餅攤是少不了的。距離最近的是隔壁同福里旁邊的老虎竈有大餅攤,人行道上還擺了兩張方桌,吃早點的人很多,要等位子。
  母親有時在早上叫我去買油條,我帶著一根筷子去,串起幾根油條就走。在家裡吃泡飯,油條蘸點醬油吃,味道不要太好哦。
  現在我怕吃油條了,原因是怕“中毒”。當然不是所有的油條都有“毒”。但我沒有孫悟空的火眼金睛,看不出哪些油條有“毒”。為防不測吃到“黑心油條”,我放棄了拼死吃河豚的勇氣,所以油條基本不吃了。想吃又不敢吃,多少是一種無奈和遺憾吧。
  那種用地溝油炸出來的油條,那種用老油復炸的油條,那種用明礬發酵的油條,哪一種不是影響健康的凶手?所以,我對婚後生了孩子的女兒特別關照,今後在小孩的成長過程中,杜絕油條進門。
  沒想到有一天,東方衛視播出了一檔節目,重新引起了我對油條的美味嚮往,原來有一個叫王奎仲的安徽人,在石家莊市街頭擺了一個早餐點謀生,賣豆漿、豆腐腦和油條,他做的油條吃口特別香,顧客都說沒有哈喇味,關鍵是他堅持用一級豆油炸油條。
  剛開始,豆油下鍋後兩天一換;從今年起,他每天堅持用新鮮的油下鍋。雖然成本高了,但“良心油條”吸引了眾多的回頭客,大家稱贊他是一級“油條哥”。
  去年4月我到成都參加戰友聯誼活動,聽說成都有一個叫李剛的“油條哥”,他經過無數次的試驗,炸出了國標油條。他做的油條不加明礬,而是加雞蛋。他還改用不含鋁的膨化劑,使油條的鋁含量大幅度降低。戰友開車把我送到成華巷1號李剛的油條鋪子,雖然鋪子比較簡陋,但店里牆壁上貼著的“國標油條”幾個字分外醒目,邊上還附有《油條檢驗報告》。我買了一根油條品嘗起來,味道果真不錯。
  前不久,我從網上看到咱們上海松江老城也有個“油條哥”叫王永飛。他炸出的油條含油低、口感好。每天早上7點到10點,他的油條店門前總是排著長長的隊伍,有的人騎自行車從很遠的地方來排隊買油條。
  王永飛自2010年3月起,採用一家上市食品公司研發的無鋁害油條膨松劑產品取代明礬和鹼,炸制的油條香味純正,鬆脆可口,顏色金黃,冷卻後不會發黑髮硬,他說自己做的油條是“健康油條”,並把油條送到上海食品藥品監督所檢驗,各種指標合格率達到了100%。
  聽說松江的“油條哥”在閔行區和閘北區新開了兩家連鎖店。什麼時候到我們普陀區來開連鎖店啊,許多人很想吃這樣的放心油條啦。
  用“良心”作為添加劑,每根油條炸出了正能量。保定80後的“油條哥”劉洪安大專畢業以後,與妻子一起經營早餐生意,賣油條和豆腐腦。他知道食用油反覆加溫會產生大量有害物質,堅持用一級大豆色拉油炸油條,而且堅持每天一換。他還在店招上書寫了“安全用油、杜絕復炸”標語。為證明自己用的是新油,他特意貼出鑒別復炸油的方法,放了一把“驗油勺”供顧客隨時檢驗。
  2013年中國第四屆道德模範人物評選最近揭曉,我在央視直播節目中看到劉洪安穿著咖啡色中裝登臺領受“誠實守信模範獎”。
  那一刻,我笑的很開心。因為網上開展候選人評選活動時,我投了劉洪安一票。看來“良心油條”回歸我們的生活有望,百姓的飯桌上又將多了一道綠色食品呢。  (原標題:“油條哥”的時代誠信)
創作者介紹

on55onfur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